Top
首页 > 生活 > 正文

揭秘西安地下玩玉圈 鉴定机构开假证书现象很普遍-游玩

生活 网易新闻 2016-03-09 08:51:50
[摘要]因为都是圈子里玩玉的,刘小华右手做了个动作,叫价18万。看手势,在场的人也就懂啥价位了。从处级领导上退休的赵勇打圆场说,这块石头水头应该不错,这个价位算可以,如果打开后,做几副上等的手镯肯定没问题,如果出手好的话,远超18万元。

 

揭秘西安地下玩玉圈

  前几年随着收藏兴起,各类鉴宝栏目热播,不少赌玉传奇甚至上了电视,西安的地下玩玉也渐成气候。殊不知中央“八项规定”和党员干部廉洁要求越来越严,以官商和部分公务员为群体特征的玩玉圈子也受到波及,正在变冷

  11月17日,西安下起了雨。

  说来也怪,当天早上西郊没有下雨,高新区的雨却下得比较大,路面积了很多水,道路两旁的银杏树叶,铺满了泛着绿色的草坪,给人以凄凉感。

  李高,西安地下玩玉圈子里的资深人士,当过诗人、做过编辑、也当过领导。李高点燃一支烟伤感地说:其实玉是个好东西,但这两年玩玉,就像这天气,冷门得很啊!

  65岁的李高已经退休,前几年在这个圈子里有些名气,也玩出了名堂。按照圈子里的传说,他过去几年玩玉,买了三套房子,还买了辆好车。

  听到华商报记者提起这些传说,李高笑了起来:“你只看贼吃肉,没看到贼挨打。我当年玩玉时,穷得很,都把你第一个嫂子玩没了(离婚),那时工资不高,舍不得抽烟和打牌,一门心思把钱都捣鼓在玉上。老婆天天吵架,最后直接跟人跑了”。

  1 行当规矩 帮口,不帮价

  华商报记者经过多次做工作,李高才答应带记者进这个圈子“见识见识”。这次,圈子的活动地点安排在南郊某机关家属院,是圈内人刘小华的家。刘放出话来,最近到云南腾冲弄了点“好东西”。

  刘小华在机关是一名处级干部,还有两年就要退休,现在属于内退。工作也不忙,闲来无事常招呼圈里人过来。这是刘家的一处老房子,家里其他人并不在此居住,只用于他们玩玉人使用,只有熟人带领才能来。

  老房子外观破旧,但内部装饰很考究。客厅藤椅茶几,雀舌、安吉白茶、普洱生熟皆有,配有各种好茶,泥沙缸存水。

  客厅内五个人,从言语中知道两人是来买玉的陕北人,其他三人分别是圈子里的玩家。他们围坐在一起,刘开始讲他怎么到云南腾冲、怎么弄来的好东西,不停地卖关子,主要内容是“石头有多好,通过什么关系搞到的,货肯定没有问题”之类。

  说话间,刘小华抱一个皮黑、切面发菠菜绿的大石头。他不停地讲着,其他人拿着专用手电不停地照着。

  买家陈总,一米九的个子,蹲下他硕大的身子,脸靠近石头侧着眼睛顺着手电光线向石头内部看,那只戴着大大金戒指的手,把这块原石翻来翻去。其他几人,看到陈总如此专注,都在称赞这块玉品质很好,并催促刘快拿出个价来。

  因为都是圈子里玩玉的,刘小华右手做了个动作,叫价18万。看手势,在场的人也就懂啥价位了。从处级领导上退休的赵勇打圆场说,这块石头水头应该不错,这个价位算可以,如果打开后,做几副上等的手镯肯定没问题,如果出手好的话,远超18万元。赵的徒弟小张也是一名机关干部,正在家休年假,知道这天有鉴玉,就跟着师傅一起来了。戴着眼镜,瘦高个的小张,听师傅如此评价,也用手电不停地照石头,还略有所思,似懂非懂地点着头。

  赵勇帮腔出现,刘小华由进攻态势变得保守,不再讲话,而是不停地给大家倒茶,时不时插几句关于古董的知识。

  陈总反复看过后,闭口不谈价位。

  刘小华对李高说,老李你弄这时间比较长,懂行情,你给咱们拿个价。

  李高作为难状说,东西还是不错,但今年行情不好,这个价位再稍低一点,但价还得陈总拿。

  皮球踢到陈总这儿来,他爽快地说,差不多5到6万左右吧!

  刘小华一听这价,没吭声,只是右手的两个把玩核桃嘎嘎响。随后说,这个宝贝他还是留着吧!等行情好点再出手。

  事后,李高告诉华商报记者,这个行当有规矩,“行家帮口,不帮价”。

  2 圈子玩玉 有时玉只是借口

  一块大石头买卖未成,刘小华用黑布一包,抱走了。

  大家客套地聊了一会收藏后,陈总让刘小华把他收藏的和田籽料拿出来看看,大家也附和着让刘拿出来看看。

  刘小华起身从另一个房间里,拿出三个把件。

  一对乌龟把件,跟鸡蛋差不多大小,龟壳呈黄褐色,其它身体部位呈白色,雕刻精美。雕件下面还有一枚刻章。这物件拿出来后,大家又开始议论起来,面对大家的赞美或挑刺,刘只笑着给大家倒茶,不再参与价位与品相的争辩。

  陈:“你这个多少钱出手”?

  刘:“这个弄来的时候比较贵,现在不出手,等价位再涨一点”。

  陈:“有啥可涨的,今年都这个行情了,你还捂个啥”?

  刘:“就是行情不好,才不出手呢,再等等”!

  大家正聊着玉呢,突然陈总问刘小华,“老刘你有时间,把你提拔起来的张处长给咱约一下坐坐,近期还有件事要寻人家呢”。正谈着玉,怎么扯到工作上来了?看着记者一知半解,对面的李高,端着杯子喝茶,会意地把眼一闭,暗示记者不要掺和。

  刘小华爽快答应,“啥处长嘛,别看他这几年能了,以前给我当科长,我随时能把他叫来,在桌子上不叫领导他就不敢说话,你定个时间我来约”。

  有了刘小华答应陈总约领导吃饭,双方谈玉明显愉快多了,原本刘要价10万元,最终7万成交。

  整个上午,大家都在聊玉。最终,陈总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宝贝后,高兴地许诺请大家吃饭。

  李高告诉华商报记者,圈子里玩玉,有时玉只是借口,更多的时候是通过玉拉近关系。一场游戏一场梦,来形容这个行当有时很恰当。

  华商报记者问李高,那你们几个人不是白陪了一上午。李高说,咋叫白陪了,回头刘小华还会给他分个5000元、其他人也会分个1000元,这是规矩,大家共享资源,暗递话,哄高玉价,找下家,是多年的默契,算是潜规则。

  李高接着说,陈总花不贵的钱买了玉,还通过老刘约上领导吃了饭,老刘的玉出了手,石头变现金,陪玩的人还赚了小费,如果有一天自己的玉经过倒手,赚几倍的差价,一年下来赚个三五十万应该差不多。

编辑:丁旭

相关热词搜索:揭秘 西安 地下 假证书

上一篇:夫妻网购马代游被骗 提前确认收货钱打水漂-游玩 下一篇:西安围剿制假贩假黑窝点从出生证到死亡证啥都有-游玩

表达看法

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